主页 > O生活店 >公平会与高通和解,谁是真正赢家? >

公平会与高通和解,谁是真正赢家?

作者:  · 2020-06-18 ·  437 views
公平会与高通和解,谁是真正赢家?

8 月 10 日,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宣布和美国高通公司达成和解,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因为,去年公平会才因为高通公司阻碍其他业者参与竞争,对高通处以台币 234 亿元的高额罚锾。当时高通向智慧财产法院提出行政诉讼,经济部也一度槓上公平会。

今年 8 月委员会议时,讨论和高通的和解案,内容分成三大部分:第一,高通必须改正部分不公平竞争的行为;第二,双方同意由高通提出一份产业方案,高通承诺投资台湾 7 亿美元;第三,在行为改正和加大投资的基础下,协议将裁罚金额由 234 亿改为 27.3 亿元。

234 亿罚锾降为 27 亿

8 月 8 日公平会召开委员会议,原本主张开罚的委员张宏浩、颜廷栋已请辞回校任职,7 名委员中只剩 5 位委员,主委没有投票的情况下,经表决获得多数通过。

外界关注的焦点是,公平会最后却绕了一个髮夹弯,十分罕见。联发科发布重大讯息,对公平会没有争取到高通改变权利金和授权模式,表示不满。但也有科技厂认为,公平会向高通要到了更优惠的条件,高通和台湾厂商谈判的态度因此放软,肯定公平会的做法。

高通目前在全世界,从欧盟、南韩到美国,都在打反托拉斯的诉讼,争议重点是,高通过去累积了大量专利,这家公司不只靠卖晶片赚钱,也靠授权赚钱,高通虽然只提供晶片,对手机厂收取的费用却是以整支手机的售价为基础,抽取一定比率的费用,业界俗称「高通税」。因此,外界希望高通能把专利授权给其他晶片公司,只赚卖晶片的钱,高通却认为自己的技术涉及手机各个部分,坚持抽成赚授权费,一旦违反,甚至就以停止晶片供应「处分」手机供应商,因此引发这一波全球诉讼,高通还因此把苹果和鸿海、和硕等公司告上美国法院。

8 月 16 日,《财讯》专访公平会高通案召集人洪财隆委员(见首图),剖析公平会处理高通案的取捨和考虑。洪财隆表示,去年做出裁罚的决定时,公平会 7 位委员中,是在 4 票赞成、3 票反对的状况下通过,在高通向法院提告之后,公平会马上面临了 3 个难题。

「这次裁罚,公平会内部有 3 份不同意见书,这是前所未见的。」洪财隆说,如果公平会内部都有很大的歧见,「到法院去打官司,你说会不会赢?」过去公平会相关诉讼,最长曾打了 16 年。

第 2 个难题是,高通目前在全世界都在打类似的官司,从高通最大客户苹果,到欧盟、南韩,都在跟高通打官司,前几年,中国发改委与高通和解,也无法要求高通改变授权规则,「他们会因为台湾公平会改变吗?这是全球性的问题,要苹果和高通谈判才会解决。」洪财隆说。

第 3 个难题是,像南韩要求高通改变授权方式,高通不断上诉。洪财隆说,按照公平会原有的裁决,如果高通坚持不改变,依法,公平会势必要一直处罚高通,「罚到这家公司离开台湾为止,」这对和高通做生意的台湾手机、通讯产业,甚至台积电都会有影响。

最惠国待遇  有利台厂发展

因此今年 1 月,高通向台湾智财法院表示有意和解时,在法院同意后,公平会内部就重新拟定了策略。「我们和高通的代表总共谈了 5 次」,洪财隆说,第一步是要求高通改正去年公平会裁罚时,被要求改正的 3 件事,高通同意不再要求台湾的晶片公司提供高通手机客户的出货量等机密资料,也同意不用提供折扣的方式,要求手机厂只採用高通的产品。

但对第 2 点,放弃对手机厂採取不授权就不提供晶片的违规争议行为,高通只愿同意在和对方协商期间,不停止供应晶片,「毕竟这是他们商业模式的核心」。

洪财隆也透露,去年开始,高通已不要求台湾晶片公司提供机密资料,这次谈判中,真正对台厂有利的,除了降低高通对台湾厂商的诉讼可能之外,是公平会要求高通,对台湾厂商提供「最惠国待遇」。

在公平会和高通和解过程中,签下一份和解笔录,其中规定对行动通讯的 SEP(重要专利)授权方案,「将对条件相当之台湾手机製造商与非台湾手机製造商,给予无歧视之待遇。」意思是,台湾手机製造商(包括鸿海、和硕等手机代工厂),只要能在全世界找到高通授权给其他国家公司的优惠条件,台湾厂商就适用。

《财讯》採访中也发现,高通计划,三星和高通和解的条件,未来也能适用在联发科身上。

这个条件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和高通谈判时,让高通承诺,从整机价格收费,改为整机价格的 65% 做为计算基础。台湾之前却没拿到这个条件,洪财隆表示,这让台湾厂商的成本比中国厂商高,如果公平会坚持和高通打官司,不改变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台湾的商机?」

拿到「最惠国待遇」后,洪财隆表示,台湾手机厂不但和对手中国拿到一样的授权条件,未来南韩如果逼高通让步,台湾厂商也能自动适用同等条件。「但如何保证呢?」《财讯》记者追问,洪财隆表示,如果台湾手机厂发现自己拿到的授权条件不如其他国家厂商,可以向法院提告,并向公平会申诉,因为高通已在和解笔录中承诺做到这一点。

投资换罚款  创造就业机会

最后一个部分,是高通在和解时承诺未来 5 年,投资台湾 7 亿美元,像台积电等相关产品就可能受益。洪财隆表示,和解笔录中,对 5 年投资的金额和内容,都有详细规画,「每一年都要向公平会报告,」因为涉及商业机密,「这部分和解笔录无法直接公开」、「7 亿美元的投资,加上台币 27 亿元的罚锾,金额已经超过原本裁罚的台币 234 亿元,」8 月初,双方才确认所有和解条件。

不过,联发科对公平会的说法,相当不同意。联发科表示,去年公平会处分高通时,明文要求高通要与晶片竞争同业善意协商专利授权,但去年法院裁定后,高通一直拖延和联发科协商。

如果台湾法院的裁定,高通都没有反应,其他国家拿到的优惠条件,又怎幺可能自动适用在台湾厂商身上?

联发科也认为,一个公平的环境,才能真正创造繁荣。高通按整机价格抽成的商业模式,明显不公平。

长年钻研智慧财产的周延鹏律师则认为,高通已在全球展开和解,就算没有公平会的和解案,不管是投资还是高通的行为改正,也都会发生。

公平会的做法,能不能替台湾整体争取到更多权益,是评断公平会裁决是否适当的关键,公平会未来应该要紧盯高通,落实给台湾最惠国待遇的承诺,才能建立外界对公平会的信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